安安安安安missU

这儿红茶!沉迷农药一点都不想画画...来开黑不?

《突发情况》/邦信

^q^甜

大蚊:

《突发情况》/邦信



“良哥。”刘邦握着手机的手都在颤抖,“快,快点回家,出事了。我打韩信电话打不通,他现在跟你在一块吗?”


“他手机连着充电宝,关机着吧。”张良说,“他刚才去找厕所了。怎么了,现在就要回来?我书还没买好呢。”


“你赶紧跟他联系上,然后快点回来。”刘邦还在抖抖抖,“我受不了了这太吓人了,不行我得放个歌缓和一下气氛。”


过了一会儿张良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声嘶力竭的“it’s my life”,他赶紧挂了电话。没几秒电话突然又打过来,张良接了电话:“话不能一次性说干净啊?什么毛病。”


“不是……你别联系韩信了,赶紧自己先回来。快快快,急急急。别跟韩信说这事,听见没?”


张良也不知道刘邦搞什么幺蛾子,应了一声就往家赶,推开门一看发现刘邦那厮抱着一床被子蹲在沙发上:“搞什么行为艺术呢——你脱了鞋没?”


刘邦摇摇头,把脸埋到被子里:“我得抱着这个,精神寄托,抚慰身心。”


张良本来想调侃一句,但看刘邦这副样子有几分可怜,于是放缓声音问:“怎么啦?”


刘邦猛地把头抬起来:“我觉得,韩信,就是那个跟我们合租的韩信啊。”刘邦又把头埋进被子,埋了一会儿,好像经过了很大的心理挣扎,他才继续说,“就是这个韩信啊,他喜欢我。”


张良此刻希望刘邦手里的被子成精,然后跳起来甩刘邦两巴掌。他站起来:“我先走了。”


“等等等等?”刘邦把被子一扔,“往哪儿走呢你?”


“我还要去书店买书,没空跟你扯。”


“不是啊?!等等,我没扯,我是有理有据的,你听我说完啊?”


“你有什么理什么据啊?难道你要告诉我韩信他QQ微信短信全方位跟你表白,还拉了一卡车玫瑰塞满你的卧室?”张良不屑,“刘邦啊,当时上学那会儿,咱们班长就觉得你自恋来着……”


“对。”刘邦斩钉截铁,“他还真是QQ微信短信全方位跟我表白了,就差一卡车玫瑰了。”


“…………”张良迅速坐了下来,“来,说说怎么一回事?”


刘邦很惆怅地叹了一口气:“这个事情的起因呢,要从昨天说起。”


昨天,韩信忽然一脸踌躇犹豫,欲言又止。他看向刘邦,又移开了视线,看向刘邦,又移开了视线,看向刘邦……


“信哥,咱们有话说话呗。”刘邦被韩信看毛了,他很善解人意地主动挑出话题。


“咱们……”韩信很忧愁地说,“去网吧开个黑吧。”


刘邦心想这点事用得着这么苦大仇深,很愉悦地答应了。韩信找了一家网吧,他们俩一块去的时候呢说是座位不够了,只能坐情侣座位。


“我那时就绝对不对了好吗!”刘邦一拍大腿,“为什么他不选离家近的特地挑离家远的?因为离家近的那家生意差,离家远的生意稍微哈一点,所以才有可能人员爆满所以才能跟我一起坐情侣座啊!张良你说,心不心机,心不心机?!”


“心机心机。”张良附和,“你继续说。”


然后吧他俩玩好游戏,韩信说再一块儿去吃个饭吧。刘邦应了,然后他们一块儿去了一个很有格调的小餐馆。


“然后你猜怎么着!你猜!你先猜!”


“怎么着……他托马斯360度回旋跪下跟你求婚了?”


“不是,我们看到了一对基佬。”


韩信和刘邦的邻邻邻邻桌也坐着两个男的,刚开始这两个男的很寻常地点菜等吃,然后其中一个开始玩钢琴块,估计是没过关,气得把手机扔桌上不玩了。


另一个男的就说:“亲一下帮你过。”


刘邦当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洗了洗耳朵悄咪咪地旁听。这时候求亲亲的男的就把手机拿过来玩,玩了一会儿他给另一个亮了亮屏幕:“过关了。”


另一个扑哧一声就笑了,示意他把头伸过来,让他把眼睛闭上。就在刘邦以为他要被闪瞎的时候,这男的特纯洁、特美好地,亲了一下另一个男的眼睛。


刘邦把视线移回来看韩信,发现韩信也在看他俩。


“我怎么描述这眼神呢……太复杂了简直,有点羡慕渴望的感觉……”刘邦捂着脸说,“这么一想韩信真的好……好……好惨兮兮啊!!”


“然后呢?”张良问。


“没然后了啊?”刘邦说,“当时没想太多,吃饭的时候单位里来电话说有事,我就先走了……下午在单位里就手机微信扣扣都收到了他的表白。然后再回头想就觉得不对劲了。我晚上回来的时候本来想问问他什么意思,结果他先睡了,不好意思叫他。早上醒来的时候你们去买书了,我更没机会跟他谈……”


“他,他表白了什么?”


“他说‘我喜欢你很久了,跟我在一起好吗’。”


“……你快看韩信发微信了!!”


“快快快给我看看!!”


“不会用自己手机吗别抢我的!!我给你读不行吗!!”


“你读你读……”


“买了新书,开心。不过张良怎么找不到了?人呢?[图片]”


“什么书什么书?”


“《从你的全世界路过》……”


刘邦沉默了,张良也沉默了。


“好虐啊……”张良感叹。


韩信很苦恼。


他的同事刘备昨天发了个动态说要和男朋友打游戏,他就去点了个赞,刘备那厮就说哎呀我们要去的那个网吧就在你家附近啊,要不我们打完游戏再去你家坐坐没毛病吧?


韩信本来想约刘邦去打游戏,但是一想到万一在网吧里碰到刘备那岂不是会被闪瞎,于是就特意换了个离家更远的网吧。网吧里只剩情侣座了,不过韩信看刘邦不甚在意,心里就没啥感想了。


打完游戏吃个饭吧,然后他们就去了个level挺高的小餐馆,结果好巧不巧啊,邻邻邻邻桌就是刘备和他男朋友诸葛亮。韩信极其复杂地看了刘备一样,心想这小子能耐了,秀,大庭广众地秀。


还好刘邦接了个电话走了,不然把这俩移动闪光弹接到家里那还得了!!


刘备到他家以后韩信到厨房去泡个水果茶,刘备那时候想给她妈发个短信就说晚上不回来吃了,然后手机正正好没电了。他就跟韩信喊了一声借个手机。电话打完,刘备看到看到一条QQ消息冒出来:有急事我先走了,下次我请哦[么么哒]。是一个烈焰红唇的头像。


刘备手一滑就点进去了,想着点都点进了看个消息记录也没啥吧,看了会儿他就被感动了。


韩信每天早上晚上都跟这人说早安晚安啊!多大的毅力啊!这小子有女朋友了啊不得了啊?!


再看了会儿刘备发现韩信和这人并没有确立关系,但是刘备真真切切从这字里行间看到了单剪头。暗恋?!纯情!太纯情了!!


刘备当机立断,成为人民的好助攻,帮韩信给人家姑娘表白了。然后又机智地在微信和联系人里找到了这姑娘(因为头像和备注一样),微信QQ短信全方位表白。


刘备自豪地想,他可是干了一桩大好事啊!


这一切完成之后韩信从厨房里端着水果茶出来了:“傻乐什么呢。”他好奇地问刘备。


刘备喝茶不说话,诸葛亮替他解说:“他正为自己干了一件石破天惊的事而沾沾自喜。”


但这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误会。在晚上送走刘备诸葛亮之后、等来刘邦张良回家的之前,韩信发现了这个表白。


他看着那条“我喜欢你很久了,跟我在一起好吗”,那条以自己的名义发给刘邦的信息,他的心剧烈地跳了起来。


他不难猜出是刘备干的好事,他也可以很快澄清,但是,问题是,这一切的关键是——


他真的喜欢刘邦。就像那条玩笑一样的信息里说的那样,一字不差。


TBC.

评论

热度(217)